首页 >> 太极流派 >>其他流派太极拳 >> 孙门鼻祖孙禄堂先生传--作者:童旭东
详细内容

孙门鼻祖孙禄堂先生传--作者:童旭东

孙先生禄堂,讳福全晚号涵斋。河北完县东任家疃人(今属望都县),生于咸丰十年十一月十五日申时,逝于民国二十二年夏历十月二十九日卯时。先生天秉异质,气质豪迈、聪慧绝人。十二岁从李奎元始学形意拳,十五岁从郭云深深造形意拳,后从程庭华研修八卦拳,民国元年遇郝维桢,得太极拳之传。

先生于各门武术潜心研修,勇于实践,并掺合《易》学、丹经使之不断升华完善,于诸门武术皆能穷其理而绝其术焉。先生武功登峰造极独步于时,一生遨游南北诸省,曾访少林、朝武当、上峨嵋,闻有艺者必访之,与人切磋交艺未尝负,亦未遇可相匹者。曾屡胜日、俄等武士,在武林中享有“虎头少保,天下第一手”之誉。先生道德极高,虚怀若谷,虽胜人,却如无能者,求理入微,虚心研求彼之特点,博采众长,故艺、理卓绝,融会形意拳、八卦拳、太极拳三家拳学,建立了三拳合一之理论与技术体系,一以贯之、纯以神行,创立孙氏太极拳。先生深研《易》学、丹经及黄老之术,于儒释道并诸子百家、以及奇门、遁甲、算数、物理、天文、地理无不研究,提出文武一理互补相承之思想,自1915至1925年先后完成了《形意拳学》、《八卦拳学》、《太极拳学》、《拳意述真》、《八卦剑学》五部拳著,创立了拳与道合之武学思想及理论、技术体系,为传统武术升华为一门学科与文化建立了统一之理论与技术系统。时先生之拳论令海内精技艺者无不望风倾倒。

先生曾先后供职于前清府选用知县、知州,邮传部与警察总署武术总教习,民国后历任法政学校武术教授,国务院卫队武术总教习,总统府武承宣官,中央国术馆武当门门长,江苏省国术馆副馆长兼教务长。先后主持了“浙江省国术游艺大会”和“上海国术大赛”,分别任“浙江省国术游艺大会”评判委员会副委员长和“上海国术大赛”评判委员会主任。两赛之名列前矛多为先生之弟子、学生,如曹晏海、马承智、胡凤山等。先生为人重然诺,有古风粹然之气见于面背,其忠义之心肝胆相照,非常人可比。清室肃王意公慕先生武艺绝伦,折节下交。

先生除与之论拳外,从无一事相托,故缙绅先生益重焉。民初,完县大旱,先生倾其家资散钱于乡农,不取本息。而周济武林同道之事更不胜枚举,任得如此。民国十九年,江南水灾,先生参加赈灾义演,表演形意名劲杂式捶,其气足神完,时人叹为观止。评曰:孙禄堂先生独步武林五十年,如今年逾古稀,风采依然。

先生晚年返乡,不食者两旬,而练拳习字无间,于民国二十二年夏历十月二十九日六时五分,端坐户外,面朝东南,背朝西北,谓仙佛来接引矣,嘱家人勿哀哭,曰:吾视生死如游戏耳。无疾而逝。

先生一生施教南北,著名弟子甚多,其中最杰出者为:子存周、女剑云、以及张玉蜂、裘德元、齐公博、孙振川、孙振岱、陈微明、李玉琳、曹晏海、胡凤山、马承智、朱国桢、郑怀贤等。

附:一代宗师孙禄堂
孙名福全,字禄堂,晚名涵斋,祖籍河北省完县城东会家疃村(现属望都县)。孙禄堂天资聪颖,过目成诵,幼从李魁元读书,兼习形意拳术。后经李引荐,复从师祖郭云深造。时郭曾往来于北方诸省,访友传艺,恒命孙禄堂相随。郭师骑马而驰,孙禄堂步趋其后,手揽马尾,日常行百数十里,功夫由是大进。孙中年走京师,又受教于八卦名家程廷华、李忠元二师,尽得八卦拳艺之壶奥。称后,又与河北郝为真结识,甚相投契。未几,郝师访友不遇,潦倒街头。孙慷慨解囊,请医煎药,朝夕照护,月余病愈。郝师深为感动,愿以平生所学拳术相授,于是孙执弟子礼,从学数月而得其精微。

孙禄堂功底深厚,武艺卓绝,德高望重,誉满京师。时清军机大臣鹿传霖之季子,性嗜武,喜驰骋,延孙为师。一日,鹿生新得一骏,邀孙同至郊外试骑。鹿生抢生着鞭,观者皆称好马。鹿生归,恳求孙策马一试。孙待马行数步,乃尾蹑其后,纵身而起,势若飞燕穿林,倏然附于奔马背上,两手轻按季子肩臂,鹿竟不觉孙在其身后。旁观者得引奇观,无不齐声喝彩。

孙禄堂博学多能,习武之余,于周公八卦、天文算术、奇门遁甲、乃至道家修养之术,靡不研究,凡所学者,必深思体验。就其拳术而论,亦不分派别,兼收并蓄。经数年悉心研究,始冶形意、八卦、太极于一炉,一以贯之,自成一家。其创成的孙式太极拳,使海内精技击者望风倾倒。

孙禄堂为人重然诺,存古风,正气凛然,武德至为高尚。遇同人,无不谦逊如新学。而对同门子弟,则肝胆相照。孙常对学生说,习拳为锻炼体魄,以求健康;若存心去打天下第一,则请另寻高明。又云:与人试手,要讲“手德",不可伤人,更不能乘人不备,冷手伤人。然若遇獐头鼠目,鼠盗狗偷之辈,则可严加惩训,以宏扬正气,挽救沉沦,使之弃恶从善。孙客丰润县时,有名谓武林志士者,为清“武痒生"(武术学校的学生),孔武有力,人称“武圣人"。一日,有名刺入,孙延入室,见武身体魁悟,气宇轩昂,便热情款待。武言,慕先生勇武绝伦,特来领教。孙笑答曰:“君既前来,就请一试,吾仰卧于椅,任先生进击,如被沾身,则甘拜下风。"言尚未已,武已猛扑进来,孙用脱换形之术,将武右手一抬,抽身由武肘下转至背侧,就热一掌,椅翻武扑,磕去两颗门牙。武深感愧作,曰:“吾不该受人窜缀,冒犯先生,今日一试,甘愿服输,恳求录为门下。"孙曰:“阁下既已幡悟,我可引拜于吾师李忠元门下。"武听后十分高兴,之后二人相交甚密,遂成挚友。

孙晚年,适列强球伺,国力衰微,民族危亡,日趋严重。在外侮面前,孙大义凛然,常以其奇技大显身手,使列强不敢轻视我中民族。一九二三年,日本武士道大力士板垣奉命来华,寻孙比武,并声称要以其硬功撅断孙之右臂。孙在自家堂屋接待了这位体态肥大的不速之客。赛前言明,两人平臣地面,发号为,始得交手。口令既下,孙先用顺化点穴之法,点击板垣腹部,使其强力盛而不能速发。而后,即以“鲤鱼打挺"之势,猝然跃起,继之施以闪、展、腾、挪之法,使这个粗野的庞然大物简直无用武之地。最后,板垣恼羞成怒,象野猪般狂吼乱叫,一头向孙胸部撞来,孙略加闪身,使其扑空,只听砰然一声,书架倾倒,板垣的大半个身子被埋于书堆之中,状极尴尬,只好认输。事后,板垣愿出二万元让孙安家,请其赴日教拳。孙断然斥曰:“莫说二万,即二十万亦不教日人)并教翻译转告,此番只不过略施小技,给其一点颜色看看,中国人是不可欺辱的。

另一次是在一九三零年秋,日本武士一行六人来到中国,多次到上海孙的住处挑战,要求同孙比武。孙决定一对六,与挑衅着决一雌雄。比武是在孙宅后院举行的。当时,演习场边恰放有四条石凳,一日人为了显示其本领,飞起一脚,将一石凳踢出丈外。孙看后,莞尔一笑,曰:“汝等既然有神力,我们就来角力吧。我只身躺于地上,你们可分二人各按一腿,二人各按一臂,一人按头,一人发号施令。如发号人喊完一、二、三,我能一跃而起,判我为胜,否则,判你们胜。”双方商定后,日本武士交换了一下眼色,孙便安卧在地,当发出一、二号令时,孙用游身八卦掌这种拳无拳,意无意,拳中有拳,意中有意的功夫,待“三”令既下,一个“蜈蚣蹦”从地上跃起。孙哈哈一笑,遂将他们一一扶起,日本武士汗颜无地,只好悻悻而去。

东海徐四昌督奉天时,曾招孙前往,以功保为知县。孙晚年曾一度为公府校尉承宣官,授陆军少校,六等文虎章,然孙一心治艺,不愿为官。南京国术馆成立之后,应副馆长李景林之聘,任该校武当门门长。一九二八年夏应江苏国术馆之聘,为副馆长,在两校执教期间,经孙惊心栽培,成就武术人才甚众,为中华武术之继承与发展,倍建功勋。

孙仗义疏财,乐善好施,虽非豪富,亦常以薄资补润乡里,赈济乡亲。二十年代初,我国北方连年大旱,民不聊生,地富豪商乘机放高利货,盘剥乡众。孙则与此相反,携款回乡赈灾,无息货予孤弱之家,翌年春归,还将债券当众焚毁,本利不收。善慈心肠,遐迩皆知,一九三三年夏,孙由北平返家,当时恰逢中央国术馆举行国术考试,邀请其做评判员。但县城各机关公务员及各学校职员均挽留孙。孙遂接受这一盛情,由教育局长刘和桐待集义组织国术研究社,共收学生一十八人。孙按时教授,备极勤恳,当年冬月无疾而终,终年七十三岁。

孙禄堂一生不仅习武,亦极喜文,暇时尤好书法,每日临也,从无间断。孙拳术造诣精深,文字亦臻上乘,一生著有《形意拳学》、《八卦拳学》、《太极拳学》、《八卦剑学》、《形意述真》等书,为后世留下极其宝贵的文化遗产。孙所创“孙式太极拳",移步轻灵,进上随,迈步必跟,跟步必撤,舒展圆活,敏捷多变,在诸多 拳中别具一格,深为人们所喜爱。

孙禄堂虽浪迹神州,名扬海外,然能严以律已,宽以待人,执事清廉,并无私蓄。殉葬品难有一剑,为里中嗜武者珍存,至今仍完好无损。

电话直呼
在线客服
在线留言
发送邮件
企业位置
联系我们:
0571-87291284
涛哥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芬姐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还可输入字符200(限制字符200)
技术支持: 济南微盟互联商贸有限公司 | 管理登录